04-0312


思妤心得:

跨國婚姻

隨著人口老化,教育資源分享以及男女平等意識抬頭等因素下,近年台灣適婚年齡男子單身人口逐年增加。為解決此問題,近年出現了從東南亞地區以買賣的婚姻形式,更尤以越南地區為主要人口來源。

一個以買賣為基礎的跨國婚姻所帶來的矛盾及問題,是近年的研究方向。外籍配偶的輸入確切的解決了失婚及人口老化的社會問題,而其眼前效益是清楚的,但後續是否帶來更大的副影響。此文本以台灣越南婚姻為例,並非以外籍配偶而是以台灣男子為研究對象。指出官方外交單位所建構的認定,是將這種跨國姻緣視為嚴重的社會問題,將對台灣社會有破壞性的影響,其綜合各種情形形塑出台灣男子為飢渴的失敗者。筆者在這樣的議題上採用質化的深度訪談法,其採樣為12位台越聯姻的台灣新郎,針對跨國婚姻是否會增加台灣男子對越南的認同。我認為這樣的題目是值得論辯的,而作者在為數龐大的比例下只進行了12份的分析,我認為這樣研究結果的信度及效度是備受質疑的。

 

宇傑心得

    本次的兩篇文章講述的內容都是台灣的跨國移民現象之研究。在台灣針對新住民的研究常見是透過半結構式訪談為論文的綱要,相對來說是較為容易取得第一手資料。兩篇文章同樣的從跨國主義觀點看待來自越南和印尼的多元家庭,了解他們和原生國的連結,像這樣的文本題材並不少見,但多數常常是以原生國非台灣的角度(東南亞籍配偶)去研究,而研究台越婚姻以「台灣新郎」觀察的則較難得。

    從訪談的結果來看,「台灣新郎」認為自己是因為在台灣的社會地位相對較低,因而迎娶非台灣籍的女性,並且透過婚姻仲介或親友介紹取得機會。透過台灣角度看到台灣人對多元家庭的看法雖好,但這樣的文章已經相當多了,研究成果並無新意。另外我認為這篇文隱藏了一些事實,畢竟是站在台灣男性的角度,透過多元家庭的基礎或許取得更多和越南的接觸,但對於研究的方向來說,則缺乏了台灣男性對家庭的想法,譬如說怎麼照顧小孩、回娘家之類(e.g.:過年一年只有一次,今年要待在台灣還是越南?)這些跨國移民研究中比較會問到女性的問題,如果針對台灣男性研究這塊想必會更有意思。

    至於另一篇台印婚姻則令我意外,針對跨國的經濟聯繫,印尼籍新移民女性和原生國較少互動關係,只有在彼此需要協助時才提供幫助。原本的發想是印尼媽媽來台灣是為了促進娘家經濟的提升,但看來理由並不只有如此,且這也不是主要的理由。跨國主義的論述提及他們的多元心理因素,他們認為自己是華人,而對台灣產生認同感。但相對來說,只有來到台灣而處境不好的印尼人,會對台灣沒有認同感,或者是初來乍到的也還在培養認同感中。

    針對新移民的研究在台灣近期或許較為顯著,但說實在這議題不過是在討論台灣人口中1~2%的事件。理當研究,但我覺得透過媒體和政府宣傳,已經讓這個議題被炒熱得比實際程度還要過份重要。其實不就是生活在這裡的人,和一般人都一樣不是嗎?

 

 

 

鄒瓊美04跨國婚姻

    本周研讀暨南大學謝仲南同學發表的文章-探討台越合婚跨國家族社群。文章首先闡述研究動機及相關文獻論述,再說明研究方法,最後則是將訪談過程及研究成果做表述。

    閱讀這篇文章後我發現謝同學考慮很周到,當發現訪視幾位案例對象都比較外向活潑的當事人後,會再找比較內向保守的個案以平衡研究,盡量使結果不偏離,同時為希望研究不失真,還專程到越南個案家庭訪視做比對,用心的態度值得我學習。

    文中提到夏曉鵑老師2002年的文章講述,官方外交單位所建構的認定,卻是將這種跨國婚姻視為嚴重的問題,將對台灣社會有破壞性的影響」。時隔十幾年過去了,我們可以來探討當時政府及官員的憂慮是否多於或過當。依大法官釋字第362號解釋,"婚姻自由"權未曾明列我國現憲法,但是仍受憲法第22條保障。所以政府以行政方式來干預及阻撓娶東南亞國籍的配偶,本文臺灣新郎提到,會去越南娶妻有三種人:一、臺灣女孩不敢嫁的人,二、身障人士,三、生活過得不是很好。在以前這些臺灣人也許就單身一輩子,現今有了仲介(媒人)帶著迎娶美嬌娘當然是一窩蜂的前去,只是突然間大量的外籍人士湧入勢必會衍生一些社會問題,可是同時也會替台灣解決許多問題,就近十年來觀察政府持續對跨國家庭的協助、補助、輔導等等,也未見外籍配偶有何破壞性的影響。

    作者調查結果與同校許雅惠老師調查結果做一比較有明顯不同,許老師在量化調查發現許多外籍配偶家庭打算先期在台灣居住工作,日後或年老移居到越南生活,謝同學調查的結論卻相反,我認為是研究對象層級及研究數量較少的關係,若大範圍大規模調查量化後應該會有接近的數據,期待後續相關題目的研究有繼續的發表。

 


光輝心得

     本週兩篇中文的文獻都是在討論跨過婚姻和跨過主義的關係。兩位作者都是以質性/質化研究做爲研究方式,選擇指定國籍(印尼和越南)的新娘和某個社區去做訪談對象和資料搜集。兩篇文章所獲尋的結論其實也是大同小異,跨過婚姻主要原因離不開經濟收益或政治因素。在經濟上,新娘嫁來台灣可以過更好的生活,也可以匯款回國去幫補娘家;台籍新郎則可以續後香燈,甚至可以感受到在台灣無法獲得的榮譽感和自豪感;小孩方面也可以把他託育在開銷較低的娘家以減少生活壓力;在政治上,新娘在母國所受到的種族排斥(如印尼排華事件)和台灣政府對中國籍配偶的嚴格限制也是促使跨過婚姻的主要原因。文獻裡也討論到了過埠新娘在新環境所遇到的困惑、甚至與母國之間的矛盾和台籍新郎對新娘母國的看法。

     其實研究結論對我而言并不感到出奇,我比較感興趣的是這些研究者是以一種客觀還是主觀方式去看待跨國婚姻、是不是一開始就有台籍男尊外來女卑的想法。如果研究者一開始就以先入為主的觀念去看待這個現象,為了驗證他的想法是正確的,他所選擇研究的對象變會是有利於他想法的群體。兩篇文章的作者都選擇了某鄉鎮的過埠新娘做為研究對象,感覺似乎想引導讀者過埠新娘都是嫁到鄉下地方;或台籍新郎都是社會階級比較底層的;但是也不能排除鄉下群體比較友善,比較好溝通,比較容易獲得資料。研究報告結果也明顯顯示外來新娘除了可能可以協助其他台籍剩男尋得妻子以外,并沒有社會或家庭更多貢獻了;反之,台籍新郎在經濟貢獻上是比較多的,特別是對女方娘家。其實跨國婚姻不僅僅只是第一國與第三國配偶通婚,也有許多是從先進國移來台灣的,在GTV節目WTO姐妹會裡,我就常常看到一些來自歐美甚至東亞國家嫁過來或者娶了台灣媳婦的移民。雖然新移民與家公家婆/岳父丈母娘會有文化上的衝突,但明顯夫妻之間是處於平等地位的,不會因為是外來人士而處於劣勢。這群新移民的數量也許沒有來自東南亞多,但應該也可以平衡跨國婚姻裡角色的不平等和體現他們在台灣社會所做出的貢獻。

     在陳教授研究裡提到印尼籍外籍配偶比較多華人,特別強調了以客家人居多,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也讓我不禁要問為甚麼和想探討的問題。